所屬專欄:
其他專欄
專欄名稱:
無名指
作者:
譚紀豪

去紫禁城吃一頓年夜飯,這想法很有噱頭。團年飯都是在家裏吃的,去故宮吃就是把皇宮當成家了。不過,想做假裝皇室成員也沒那麼容易。北京故宮角樓餐廳推出年夜飯,從小年夜到元宵節共三個星期,每晚只有三桌,不到兩個小時就訂滿了。算一算,一共只有六十幾桌,訂不到座的人數以百萬計。吃不到的葡萄是酸的,訂不到的年夜飯當然就是「過度商業化」和「容易引起火災」...

詳細

農曆年前後,最忙的人必然是堪輿學和命理學家,今年他們卻低調得多。隱忍不出,必有秘辛。玄學承古人智慧,替人消災解難趨吉避凶,只是命運的天文台,也有說好下雨卻放晴的時候。偏偏很多人把玄學家當「生神仙」,他們要是能解答今年香港人最關心的事,不是神仙也起碼是預言家了。仔細想想,這行業真的吃力不討好。假如天氣預報要收費,每日恐怕有上萬市民去天文台叫...

詳細

除夕夜,年過八旬的教宗聖方濟在聖伯多祿廣場與信眾握手,離開時被一名亞裔女子用力拉扯了一吓,他往回跌了一步,面色一沉,拍打她的手兩次,黑着面走開。翌日,他在元旦文告中說自己失去耐心,做了壞榜樣。教宗黑面,成為新聞,有人批評他「露出本性」,也因信徒的種族和性別,令教宗有歧視之嫌。教宗沒有封聖卻被視為聖人,道德上容不下一點污垢。相反,對無禮拉扯...

詳細

「一個年代即將結束了!」我如夢初醒。 不識廬山真面目,只緣身在此山中。十年過去,才發現有個年代叫二○一○年代。只怪這十年過得太快,還未看清楚就走了,也怪世界太複雜,哪怕慢鏡重播也未必看得仔細。十年前有個新詞彙叫「中國速度」,反正就是快到跟不上,多少人跌跌撞撞被無情地甩在後面。最近有人提醒我,○八年北京奧運時,新浪微博還未誕生,別說騰訊微信...

詳細

我很少用手機自拍,有時朋友傳來自拍照,總是不明白影像為甚麼是反轉的。最近聽到一個解釋,不知真偽,卻有點意思。手機在開啟自拍功能時,屏幕上反轉的影像,是照鏡子的效果。這事我們習以為常,實際上不合邏輯,因為手機上顯示的理應是前置鏡頭的視角,也即是別人看你的樣子——左眼在右邊,右耳在左邊。可是我們日常都是在鏡子裏看到自己,手機生產商就很貼心為我...

詳細

這幾天收到各方好友寄來的同一段影片,阿里巴巴前主席馬雲指揮中國愛樂樂團,演奏約翰.史特勞斯的《Radetzsky March》。現場是中國企業家俱樂部周年音樂會,馬雲僅客串了一曲,幾分鐘演出引起極大關注,「馬雲指揮」連續幾天上了熱門搜索排行榜。影片多人搜,評論區亦人聲鼎沸。網民質疑樂團指揮到底有甚麼用,「馬大師」隨便揮幾棒,連拍子都打不準...

詳細

某日在電視上看到一個葡萄牙旅遊特輯,主持人說,在當地隨處可見的藍白色瓷磚畫,是幾百年前航海家從中國帶回去的青花瓷演變而成的。這說法聽起來很合理,畢竟大航海時代各國互動頻繁。再仔細想想,卻又疑點重重,因為這種流行於伊比利亞半島的工藝並非只有葡式藍白瓷磚。達文西至死也想知道啄木鳥舌頭的形狀,我本着這種求知精神谷歌了名為Azulejo的葡國瓷磚...

詳細

我認識不少會講國語或粵語的外國人,他們都說中文難學。不論哪種方言的中文,都是聲調語言(tonal language),兩大「鬼佬」語系都不分聲調,所以他們講中文經常發錯音鬧笑話。等他們克服了聲調,又發現更難掌握的原來是文化。網上有個笑話,一個商人給客戶「送紅包」,客戶問:「你這是甚麼意思?」商人說:「沒甚麼意思,意思意思。」客:「你這就不...

詳細

這幾個月,港人變得愈來愈情緒化。一個人不論做甚麼事說甚麼話,只要你的顏色和我不同,你就是錯的。反過來,只要你我同一色系,哪怕你言行出位,都無條件支持你。對與錯沒有絕對,我這邊看是圓,你的視角見到方,很正常。我的圓你的方,只要有據就能成立,而且可以並存。可是,不問緣由只看顏色,恐怕武斷。常識告訴我們,判斷一個人對錯,要看他的心(動機)和跡(...

詳細

這幾日我在海外,時差下關注着香港,看到最多的詞彙居然是「打仗」。這說法雖然誇張,卻有效地描述了很多人的心情——震驚、憤怒、心痛、絕望⋯⋯這代人多數沒經歷過戰爭,戰場上以死相拼,百姓朝不保夕,這些都是電影電視裏的情節。不過最近看警民埋身肉搏的畫面,殺紅了眼的瘋狂,是金像影帝都無法提供的表演。電影中的「殺神」叫John Wick,歷史上的殺神...

詳細

相約朋友外出吃飯,席間他大吐苦水說女兒不聽話,練琴練得馬虎。朋友是個音樂家,女兒的音樂課他自己教,太嚴太鬆都不行,有點束手無策。「你小時候不是很討厭父親讓你學琴的嗎?怎麼現在逼得女兒那麼緊?」我問道。「父親是個醫生,如果他當年培養我學醫,憑他的學識及在醫學界的人脈,應該對我幫助很大。」他說,「所以我教女兒練琴,未來也許在事業上能幫到她。」...

詳細

熱門:葉Sir食經 Executive日記 巴士的點評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