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名指——泡清朝雞湯

  這幾個月,港人變得愈來愈情緒化。一個人不論做甚麼事說甚麼話,只要你的顏色和我不同,你就是錯的。反過來,只要你我同一色系,哪怕你言行出位,都無條件支持你。

  對與錯沒有絕對,我這邊看是圓,你的視角見到方,很正常。我的圓你的方,只要有據就能成立,而且可以並存。可是,不問緣由只看顏色,恐怕武斷。

  常識告訴我們,判斷一個人對錯,要看他的心(動機)和跡(行為)。「百行孝為先,論心不論跡,論跡寒門無孝子;萬惡淫為首,論跡不論心,論心世上少完人。」做好事要看用心,否則窮人沒能力供養父母,就沒有孝子了;做壞事要看行為,每個人都有慾望會動邪念,不付諸實行就好。

  好事看心,壞事看跡,於是好心做壞事可以,邪念做好事好像不太可能。

  「百行孝為先」和「萬惡淫為首」出自《圍爐夜話》,原文是:「常存仁孝心,則天下凡不可為者,皆不忍為,所以孝居百行之先;一起邪淫念,則生平極不欲為者,皆不難為,所以淫是萬惡之首。」這兩個「所以」,立論有些牽強,但前面的話都有道理。存仁孝心,就做不出惡行;起邪淫念,則甚麼壞事都做得出來。

  《圍爐夜話》是清朝的「雞湯書」,我少「泡雞湯」,但亂世要抓緊道德綱領,所以春秋更需要孔子。

  「大學之道,在明明德」,追求學問,為了辨是非。這道理學生要明,大人更要懂。

davetam13@hotmail.com

譚紀豪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