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名指——青花瓷

  某日在電視上看到一個葡萄牙旅遊特輯,主持人說,在當地隨處可見的藍白色瓷磚畫,是幾百年前航海家從中國帶回去的青花瓷演變而成的。這說法聽起來很合理,畢竟大航海時代各國互動頻繁。再仔細想想,卻又疑點重重,因為這種流行於伊比利亞半島的工藝並非只有葡式藍白瓷磚。

  達文西至死也想知道啄木鳥舌頭的形狀,我本着這種求知精神谷歌了名為Azulejo的葡國瓷磚,果然和青花瓷沒甚麼直接關係。最明顯的一點是Azulejo的字源是阿拉伯文,也是他們傳授了製瓷技術給西葡地區,至於那葡式青花,則來自荷蘭的Delft blue。維基百科說荷蘭人也受中國青花瓷影響,那又是另一番考究了。

  說到青花瓷,周杰倫有首歌以此為名,副歌第一句這樣唱:「天青色等煙雨,而我在等你。」最近流行一種說法,說燒釉講究溫度和濕度,要燒出最好看的天青色,要在濕度高的下雨天來燒,所以燒釉的人要等雨天才開火,而我不知自己的另一半何時出現,只能用生命去等。

  這個理解很美,可是我記得寫這首詞的方文山在訪問中曾提到過這一句,說法有些微不一樣,於是又谷歌了一下。「想看到純淨被雨洗滌過的天青色,就只能耐心等待雨停,就如同我也只能被動而安靜地等待着不知何時才會出現的你。」詞人如是說。

  世界有很多缺陷,我們希望它更美好,但當真善美不能並存時,你會怎麼選?

譚紀豪
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