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名指——十 年

  「一個年代即將結束了!」我如夢初醒。

  不識廬山真面目,只緣身在此山中。十年過去,才發現有個年代叫二○一○年代。只怪這十年過得太快,還未看清楚就走了,也怪世界太複雜,哪怕慢鏡重播也未必看得仔細。

  十年前有個新詞彙叫「中國速度」,反正就是快到跟不上,多少人跌跌撞撞被無情地甩在後面。最近有人提醒我,○八年北京奧運時,新浪微博還未誕生,別說騰訊微信了。當時奧運官方互聯網合作夥伴是搜狐,原來的中國網絡巨頭,現在只跟在後面陪跑。

  香港這十年做了些甚麼呢?我們修了超支的高鐵,爆出建材化驗醜聞的港珠澳大橋通車了,土瓜灣和九龍城居民苦等幾十年的沙中線未能如期通車,西九文化區整整十年只交出了戲曲中心和M+,扶貧委員會扶持下貧窮人口不斷攀升至一百四十萬。港人還經歷了「反國教」,佔了一次中,反了半年「送中」。這是我記得的二○一○年代的香港。

  十年就這樣過去了。「人生有幾多個十年?」柴九問我,「你過得痛快嗎?」

  十年,足以樹木,人事可以幾番新。《十年》既是一部預言式的「禁片」,又是一首情歌:「在離開的時候,一邊享受,一邊淚流。」即將離開一個年代之際,詞人因政見變成了不受國家歡迎人物,一邊享受,一邊淚流。

  一個年代,在古代叫做「秩」,「秩」在數學上等同rank。步入二○二○年代,新的秩序新的ranking,怎麼排列,是誰說的算?

davetam13@hotmail.com

譚紀豪
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