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名指——等運到,靠自己

  我喜歡讀歷史,可借古鑒今,偏偏從政者總是學不會,於是歷史不斷輪迴。讀書時考中史,必選亡國之君的題目作答:荒淫無度、朝廷庸碌、苛政酷刑、草菅民命⋯⋯放哪個朝代都對。

  讀歷史,也讓我愈來愈認命。同是唐玄宗的子民,生在開元盛世可安居樂業,活在安史之亂則生靈塗炭,老百姓都沒有選擇,只能怨命。

  活在今日的香港,也許是前生做了十惡不赦之事,今世要受此折磨。同為天朝百姓,北方已有幾十官員因抗疫不力遭處分,大海對岸有務實機制阻截和追蹤入境旅客,只有香港人活該任人魚肉,我把持槍匪徒放進來,還請你自備避彈衣。

  怨天怨地,不如自求多福。全家總動員港九新界領籌號,半夜起來通宵排隊只為限買五個的口罩,結果奔波一整日空手而回,早知躲在家裏省一個口罩更好。

  每日點算口罩,認真過數錢,要是可以把銀紙掛在面上,也許早就做了。既然有錢買不到,只好冒感染風險去醫院「化緣」,化到一個是一個,有點不要臉,但性命比面子重要。舉一反三,買個小瓶,轉戰各個商場「化緣」搓手液,集腋成裘,晚上帶着滿滿一瓶回家,才睡得安穩。

  香港人樂天知命,不怕「打波先嚟落雨」,「連個天都唔鍾意我」也沒所謂,從不指望有人會主動給我們甚麼。「生命滿希望,前路由我創」,是想告訴你「等運到,靠自己」。

  「其實落雨又有乜好怕喎!」香港人,加油!

譚紀豪
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