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名指——同舟之情

  電影《東邪西毒》裏,歐陽鋒說,見到一座山,就想知道山後面是甚麼。這幾天遠遠看到泊在郵輪碼頭的「世界夢號」,我猜想,船上的人在等待被檢疫期間,是怎樣的心情。

  試想這艘郵輪是一個小鎮,鎮裏有幾個人病了,於是外面的人把它封鎖起來,裏面的人會怎麼想呢?又假設,如果這艘船是一個大國,國內有人染病並以幾何倍數蔓延傳播,外面的世界該如何自處?要封鎖它,還是要「厚道」地擁抱它?

  再說停在橫濱的另一個「小鎮」,「鑽石公主號」的乘客和船員正被隔離檢疫,情人節注定要在船上過了。乘客中有我認識的香港人,她說有人抱怨飲食,擔心補給,忘了自己不再是「付費的貴賓」,工作人員其實也在被檢疫,卻仍在服務乘客。船上每天派發數獨和填字遊戲,也有撲克牌提供,房間影視娛樂和WiFi任用。要打發時間不成問題,只要心理上承受得起,當是延長假期好了。

  再假設,如果這艘船是香港,作為乘客我們可以做甚麼?自以為是貴賓在投訴抱怨?隔離在房間玩數獨?還是一意孤行,模棱兩可,說三道四?

  孫子說,吳越兩國人交惡,同舟渡河,遇風時也能互相救助,這是成語同舟共濟的典故。廣東人話「坐埋一條船」,就是共命運的意思。在每個人要保持六個階磚距離的非常時期,你的命就是我的命,感覺荒誕又真實。

  「既是同舟,在獅子山下且共濟。」同舟之情,彼此共勉。

譚紀豪
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