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名指——一個人的價值

  我這一代人,小時候都被灌輸一個概念——找到自己的價值,做個對社會有用的人。取之於社會,用之於社會,理所應當。這道理反過來說也一樣,政府收了稅,就應該把錢用於納稅人身上。

  以前一直沒明白,這句話的關鍵原來在於「自己的價值」,小時候也沒有人教我怎樣去找。或者師長們只是概括地以「我的志願」來量度一個人的價值:做醫生就懸壺濟世,老師便春風化雨,警察就該維護法紀。

  難道一個人的價值只在於他的職業?如果我是個普通文員,又有甚麼價值?

  有個朋友告訴我,他落難的時候沒有人願意幫他,因為別人覺得他毫無價值。他的意思是,自己沒有「被利用的價值」,哪怕人家救他出困境,他也沒能力回報。這好比一個發達國家遇上天災,各國都伸出援手,換成第三世界國家的災害,可能連新聞都不會報道。

  如果一個人的價值是由別人定義的話,營商的人應該最懂。商人呂不韋遇到在趙國做人質的秦國王孫嬴異人,覺得「奇貨可居」,後來逐步助他登上秦王之位。要從一個落泊王孫身上看到別人看不見的價值,並一擲千金為他增值,這不是一般人的眼光。真正有價值的人,並非後來的秦莊襄王,而是呂不韋本人。

  一個人的價值,不在於他擁有多少,而是他能貢獻甚麼。有些人生於亂世,沒錢沒學識,但願意付出,就能為自己創造價值。假如時光倒流七十年,人生再來一次,李嘉誠還是可以白手興家。

譚紀豪
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