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名指——相爭不足,共享有餘

  暢銷書《人類簡史》作者、以色列歷史學家Yuval Noah Harari最近發表了一篇文章,對新型冠狀病毒的傳播提出了一些想法,也對全世界作出了警告。

  很多人將疫情歸咎於全球化,赫拉利並不認同。在沒有飛機和郵輪的十四世紀,黑死病十多年時間便足以傳遍歐亞,奪去近一億人的性命。人類無計可施,只好把疾病歸咎於憤怒的神明或邪惡的魔鬼,可是當人們聚集祈禱時,卻又引起大規模傳染,神鬼之說更是甚囂塵上。

  過去一百年,全球交通網絡愈趨發達,二十四小時之內病毒就可以從東亞傳到南美,但新世紀流行病的死亡率,比歷史上任何時候都要低,這是為甚麼呢?因為每當有流行病被發現時,全世界科學家和醫護人員互通資訊,設法了解疾病背後機制,研究出應對方法。所以人類對病毒的最佳防禦不是「去全球化」,而是無私的資訊分享。

  如果國家之間互相指責,領導者以政治決定凌駕公眾利益,甚至以防疫物資和資訊作為外交籌碼,這些都是疫情下我們不願意看到的現象。政府和公共當局如果能贏得人民信任,團結抗疫自然事半功倍,澳門當局就是極好的例子。

  可惜現今國際社會在面對危機時,卻缺乏可信賴的領導者。

  「人類正與冠狀病毒抗爭,但真正決定性的鬥爭發生在人類自己身上。」赫拉利這樣總結。

  相爭不足,共享有餘。這個道理,不論是超級市場搶購廁紙,或是國際社會聯手防疫,同樣適用。

譚紀豪
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