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名指——視頻?短片!

  近日台灣有政客批評,新北市教育局舉辦一個校園「視頻」比賽,要求參賽者下載並使用中國內地開發的某軟件,又在相關公文中用到「視頻」這個「中國大陸用語」,取代台灣慣用的「短片」一詞。

  我無意探討這項指控背後的政治目的,只是事件引起兩岸用語的討論卻很有意思。

  早在去年,就有台灣人在網上反映,身邊愈來愈多人用「視頻」這個叫法,聽着別扭,呼籲本地人堅持叫「影片」或「短片」。這兩天又有台灣資深科網媒體人指,「視頻」一詞本來是個技術性用語,英文叫video frequency,意思是傳送影像資料的頻率,所以把網絡短片稱為視頻,是錯誤的用法。

  至於這個用法怎樣開始,已難考究。有人認為這是「音頻」一詞的「視覺版」,但audio frequency是聲音本身,某區間的頻率是人耳能聽到的,影像的頻率卻只用於傳輸,是看不見的,所以兩者不能混為一談。

  不管怎樣,視頻一詞已成為慣例俗成的說法,潑出去的水已收不回來。但如果要把這個說成「文化侵略」,未免危言聳聽,畢竟兩岸在影視音樂等流行文化有不少交流,互相影響亦在所難免。

  我記得九十年代初香港文化最盛行的時候,在台北聽到人在餐廳叫「埋單」,當時香港人可有文化侵略別人的意圖?後來廣東人這句「埋單」一路向北,慢慢說成了「買單」。這說法對我們而言是錯了,不服氣的不妨堅持正讀,力挽狂瀾,時間會告訴你,主流不一定都是對的。

譚紀豪
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