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名指——那些曼德拉教我的事

  曼德拉效應,指一部份人的集體記憶與事實不符,再引伸出這些人活在另一個平行時空的想像。

  最早出現這個說法,是曼德拉仍在世的十年前,有人發現全世界很多互不相識的人,都認為曼德拉八十年代已在獄中去世,還清楚記得在電視上看過他的喪禮,而且這些人記憶中的一些細節,居然驚人地脗合。

  今日香港,曼德拉效應有了新的演繹。政府首長(及其辦公室)張冠李戴,錯誤引用前南非總統未曾說過的金句。這話本來也沒那麼刺耳,偏偏她以這個misquotation來控訴文憑試歷史題引起的風波,以「非真相」抨擊別人不尊重史實,顯得格外諷刺。

  有人活在另一個平行時空,引發曼德拉效應;亦有人信口雌黃,噏得出就噏,這叫做後真相政治(post-truth politics)。

  資訊爆炸的時代,假作真時真亦假,真相稀有卻廉價,噪音之中聲音夠大就是道理。後真相政治,指政客為求目的,睜着眼睛說謊話。這種事情看十分鐘電視新聞就有三個,觀眾請自行過濾謊言,拼湊真相。

  歷史的真相是,曼德拉出獄幾年後被選為南非總統,任內促成了真相與和解委員會,旨在調查種族隔離政策下侵犯人權的真相,並促進全國團結和解。可惜,真相與和解,偏偏是當今政客最不稀罕的價值觀。

  如果我沒活在平行時空,曼德拉就任總統時說過這番話:「願這片美麗土地將永遠、永遠、永遠不再發生人與人之間相互打壓,以及遭全球唾棄的屈辱。」

譚紀豪
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