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名指——李白是貝多芬

  網上偶然看到作家蔣勳的短片,他回憶鋼琴家傅聰幾十年前去台灣演出,他們一起泡溫泉聊天,傅聰說小時候父親傅雷教導他「李白是貝多芬」,「要用貝多芬的方式,把李白在鋼琴上彈出來」。「虎爸」傅雷教養孩子的方法並非人人認同,但說到這種文藝教育,他可比一般鋼琴老師教學生「彈琴時想着高山大海」厲害得多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前我曾聽過有人把李白和莫扎特相提並論,這種說法更多是針對兩人的天賦,詩人是個「謫仙人」,作曲家是「上帝揀選的」,正好配成一對。不過,若論作品風格,我更認同「李貝配」,這得從兩人性格的共通點說起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白一身傲骨,桀驁不馴,曾逼得宰相楊國忠為他磨墨,權傾一時的宦官高力士替他脫靴,只因二人曾在科舉考試時羞辱李白,說他只配給兩人研墨脫鞋。李白以其人之道還治之,逞一時之快,卻帶來了不少麻煩。

        自視甚高的貝多芬同樣不畏強權,甚至根本看不起強權。一次他和大文豪歌德一起散步,碰到皇帝的車駕經過,歌德急忙讓道,脫帽下跪並低頭致意,貝多芬卻昂首闊步繼續前行。車駕離開後,歌德問貝多芬為何不對皇帝行禮,大音樂家不屑的說,「世上皇帝很多,但貝多芬只有一個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說藝術作品是創作者個性的呈現,那李白和貝多芬應該是在同一頻道上,甚至連他們的死,都不約而同被後人浪漫化,「醉後水中撈月遇溺」和「氣絕時高舉抗命的拳頭」,你更喜歡哪一個?davetam13@hotmail.com

譚紀豪
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