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名指——全民失業

  一場疫症,全世界天翻地覆。疫情高峰時,人人自危擔心染病;情況平穩了,危機仍未解除,都在憂心飯碗不保。

  病來如山倒,病去如抽絲。疫情過去,要恢復經濟長路漫漫。老闆們費煞思量,開源艱巨惟有節流,能讓員工回家辦公便減省租金,可讓機器取代人力就免付工資。最近有兩個朋友找我訴苦,擔心他們的工作早晚被機器取代。我只好狠心的告訴他們,任何職業或早或遲都會被淘汰,這本來就是歷史洪流。

  十九世紀末德國人發明了汽車,馬車伕面臨失業,汽車生產相關的工種則應運而生;本世紀初,自助收費系統日趨成熟,大量收銀員被炒,卻造就了電子收費行業。

  愚公的後裔繼續移山,還開了家工程公司,後來有了挖泥機,大批挖掘工人失業,但山很快被移平了,全村人都享受到交通發達帶來的經濟效益。被淘汰的工人,看似是受害者,但同時又是受益人,受惠於進步帶來的便利。

  工作被機器取代了,只好怪自己危機感不足,沒準備好退路。這話說得狠,但天地不仁,被吃的羊不要怪履行天職的狼。要免被狼噬,就要學三隻小豬的小弟,趁早綢繆。

  愚公要是活在今天,會有甚麼宏大理想呢?也許他會希望所有機器能全自動操作,這樣的話,全民失業,大多數人都不需要工作,卻又能自給自足。

  智叟肯定又要出來嘲笑他一番,然後照樣搖着頭離去。故事結尾,不一定再有神仙相助了,人類自求多福吧。[email protected]

譚紀豪
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