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名指——進退失據

  疫情反彈,有人抱怨當局反應太慢,力度不夠。既然新增感染數字創出新高,防疫措施就應該按比例作出更高級別的應變,而不是按目前的政策只收緊一點。

  我無意評論相關措施是否足夠應付新形勢,只是覺得,有一種無力感在蔓延,並在醞釀恐懼。這種不安,令我們不會滿意當局加推的任何措施,除非你請來摩西帶我們走過紅海。

  香港人都是從沙士走過來的,四個月的慘痛經歷不堪回首。都說沙士康復者的後遺症很嚴重,對經濟何嘗不是。當年樓股大跌,百業蕭條,中央出手打救,開自由行、簽CEPA,孰好孰壞見仁見智,反正這些影響今天都還在。

  十七年後的這次疫症,表面上沒沙士那麼具殺傷力,卻很不痛快。時間拖得長就不說了,還一直在變異,然後殺個回馬槍。先是北京死灰復燃,然後美國疫情重上高峰,香港最終也無法倖免於再爆社區感染。

  「這疫情還要弄多久呀?」大概是這幾天我聽得最多的一句話,也很能道出前面說過的無力感。前日陳肇始在記者會上多次提到一個詞彙叫「新常態」,原意應該是讓市民做好長期抗疫的準備,但如果被理解為「病毒變種並在社區爆發」是常態的話,那就很絕望了。

  如果摩西真的出現,你敢跟他過紅海嗎?先是有半數的人不信任他,再有兩成人到海邊臨陣退縮了,有人走到海牀覺得害怕又往回走⋯⋯進退失據,正是今天全球蟻民的寫照。

譚紀豪
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