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名指——寧平遊記

  臉書上的動態回顧提醒我,去年這個時候我在越南。原來不過是一年前的事,中間隔了個疫症,變得好像很遙遠。

  我記得當時說走就走,還未來得及計劃行程,人已到了河內。起飛當日臨時讓酒店訂了輛車,晚上從河內機場接我到一百公里以外的寧平。怎知到了接機區卻找不到司機,打電話給酒店,說司機早就到了。

  二十分鐘後,我在機場外的馬路找到正在抽煙的他,看着他一副無所謂的神情,我才意識到,人在他鄉要調整一下自己的節奏和心態。

  深夜前往寧平的公路上路燈稀疏,車窗望出去黑漆漆一片,心裏出奇的平靜,有點隱沒在黑暗中的安全感。

  在寧平三日,我每天騎幾十公里單車去遊覽。當時天氣跟這幾日的香港差不多,炎熱潮濕,感覺每日要流十公升汗,飲水都不及流汗快。加上紫外線指數極高,每天補三四次防曬,臉上手上還是曬出幾個印,難怪遮陽擋雨的越南尖頂闊邊帽如此有代表性。

  遊寧平,不外乎上山下海逛廟宇。其中陸龍灣是必去景點,雖說是「陸上下龍灣」,其實要坐小船遊覽,在岩洞間穿梭。本來以為很無聊,卻原來挺有意思的,有點武俠小說隱世俠客的意境。

  我很期待的Hang Mua,地方比想像中小,走到山頂才不過二十分鐘,風景倒是名不虛傳。已是近黃昏,我坐在山上發呆,想起蘇東坡說「江山風月,本無常主,閒者便是主人」,只有心裏無所牽掛,才能作自己的主。

譚紀豪
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