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名指——從跑步到跑酷

  豁免戶外運動戴口罩的第一日,我急不及待外出跑步。其實口罩令推行之初,我一再考慮要不要戴着口罩去跑,問過一些跑友,部份人還是照跑,「唯有跑短途,步伐放慢些。」可是我從來就不是跑步健將,再減少時間和強度,好像沒有甚麼意思,於是就「休跑」了。

  解禁第一天,感覺有點「飢餓」,想狠狠的跑個夠,可是「絕食」三個星期後的第一餐,不能吃得太飽,起步不久就知道「胃口」有限。

  跑友都說跑步是「等價交易」,肯練就有回報。反過來說,疏於練習自然就會退步。其實疫情以來,我跑步的習慣一直在改變,自己的生活軌跡,政府的抗疫政策,都在影響練跑的時間表。

  過去幾年一周兩次的「通勤跑」,今年一月以來已暫停;限聚令收緊期間,山上的郊遊徑人滿為患,每周一次的越野跑又要讓路;有時早起或下班早歸,想去田徑場跑個recovery run,但又不一定有開放。

  很多人說跑步是最簡單的運動:沒有太複雜的技巧,也不需太多裝備,幾乎任何空曠地方都可以進行,一個人就可以去跑,時間長短又有彈性。沒想到一場疫症,這種隨時隨地可做的運動卻變得如此麻煩。

  這就是所謂「新常態」嗎?把原來的軌道再規劃,不斷適應轉變,然後從混沌之中尋找新規則。

  這讓我想到「跑酷」,在城市中無目標的疾走,隨機應變把各種設施當作障礙物,反正就是不停步的一直走⋯⋯

譚紀豪
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