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名指——長假有感

  十一中秋長假,港九各個購物區不再萬人空巷,難得清靜,卻苦了靠遊客消費支撐業務的店家。

  據說疫情下全球很多旅遊城市一片蕭條,這些全市甚至舉國都靠旅遊業推動經濟的地方,收入插水,翻身無期,想另覓出路,卻苦無對策,畢竟這些城市多數是資源匱乏,才發展成旅遊城市的。

  離我們最近的旅遊城市是澳門。沒有遊客的濠江就是一個幾十萬人口的小城,經濟活動有限。還好澳門抗疫有成效,已恢復內地旅遊簽注,有望重拾正軌。

  內地旅客這個黃金周難以出國,只好在境內找地方去。前幾天看新聞說預計有超過五億人出遊,這個數字比疫情前只是略低,說明民眾對疫情受控的信心。

  再看看酷愛旅遊的香港人,九個月不出境都憋壞了,疫情下十八區本地食買玩統統去過也止不了渴。不過英國上月開放特區護照入境免隔離,卻沒幾個港人願意去,畢竟人家疫情反彈,如非必要也無謂以身涉險。

  高危國家開放旅遊我們不願意去,低風險地區又不讓我們入境,如果這種狀態必須持續一年半載,港產旅遊精可能會精神分裂。二○二○年剩下九十天,上班族要清年假卻無處可逃,一場疫症才發現我城奄悶至此,不出境便無事可做。

  今天香港人習以為常,一有假期就要外遊,我小時候出趟門卻是件大事,初中才第一次坐飛機。

  想像自己回到四十年前,沒有外遊沒有電腦手機沒有太多娛樂地過日子,這場疫症原來沒那麼絕望難過。



譚紀豪
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