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名指——港人的醜態

  時興staycation,住本地酒店當度假,在住酒店比交租便宜的這世代,放假拿件輕便行李去酒店check-in,已是「新常態」一部份。

  可是港人習慣放假不是休息而是play hard,住次本地酒店必須玩得盡興,用盡所有設施和服務,就像自助餐要食到滯一樣道理。

  網上流傳一張圖片,從酒店對面望過去的十幾個窗戶,過半數都掛着慶祝生日的氣球,而且房間擠滿人。三五知己,把酒店房當成party room,人均消費才幾百,還可促膝夜談,一醉方休。

  最可怕的是,翌日退房一片狼藉,地氈上是cake fight的奶油,白牀單有紅酒和茄醬點綴。網友大罵港人素質,酒店為撐過疫情只好啞忍。

  港人的「殺傷力」,還見於郊野公園行山徑。上星期有環保團體發表報告,熱門行山徑如龍脊和蚺蛇尖等出現退化現象,植被(vegetation)遭到不同程度破壞。很多人偏離固有山徑開闢小路,令植被退化成禿地,影響生態。

  去年才開放的千島湖清景台是打卡勝地,有人為了站個獨家靚位,越過圍欄走出觀景台外的斜坡拍照,踩出數條小路,令其表土退化。

  行山旺季加上疫情,每逢假日山上擠滿遊人,更帶來大量垃圾,除了難以分解的廢物,仍有人以為食物殘渣可以隨便丟棄,卻不知這些垃圾也會破壞生態。

  住一晚酒店,行半日山,便看見一些港人的醜態。港人一向自負,認為自己質素高,但出醜而不自知,只顯得更加可悲。

譚紀豪
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