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名指——虛擬大遷徙

  朋友之間本周的frequent asked question:「你要退出某通訊軟件和某社交媒體嗎?」幾天下來,問的人多但願意回答的人少。畢竟這是一件「通訊」的事,只有我一個人棄用,或只剩少數人留守,都達不到「社交」目的,只好「睇定啲先」。當然,也有人非常不滿意相關平台更新私隱政策,寧願「轉台」後慢慢重建朋友圈,也不要被溫水慢煮。

  To be or not to be,那是個人選擇。像大部份事情一樣,不管你喜不喜歡,時間到了便有分曉,而且是用戶以實際行動做出的決定。偏偏這事好像沒那麼簡單,估計該軟件也沒想到,他們視為平常的更新政策,會惹來軒然大波。

  銀行不時也會更新條款,並以郵遞或其他方式通知客戶,當中也有一些可能涉及私隱,卻從未惹起廣泛討論。認真想想,銀行取得你個人資料,可能只為每隔幾天給你打個電話,關心下你的財務需要。但一個社交平台取得授權後,怎樣運用你的資料,就給人很大的想像空間。

  最關鍵的是,香港人在過去一段時間經歷了很多,不管背景無論顏色,早已成驚弓之鳥。可惜不是每隻雀都能飛出樊籠,沒條件離開的,在虛擬世界從一個平台「移民」到另一個,也是安慰。

  網絡大遷徙,像東非群獸暴走,甚囂塵上。動物要出逃是求生,人類要移居是為尊嚴,上世紀的Great Migration正是黑人逃避種族歧視的遷移。要是能待下去,你以為我想走嗎?

譚紀豪
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