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名指——初七啟市

  聽說前天年初七是好日,不少人選擇多放兩天假,吉日才開工。

  政府也在此日放寬部份防疫措施,恢復晚市堂食至十時,並可四人一桌,同樣受限兩個多月的戲院、美容院和健身中心等處所也復業了。這兩天很多食肆和美容服務都訂滿,業界說市民都「餓咗好耐」,這個說法實在可笑又可悲。

  康文署轄下的文化康體設施,則在昨日開始局部開放,仍未解封的包括兒童遊樂場、燒烤場、海灘和泳池等。波友兩個月沒落場了,這個周末「放監」應注意街場也有人數限制,如入場人眾有可能被拒諸門外。

  各處所門外還有一個關卡,掃個二維碼或登記個人資料才可進場。有人擔心私隱問題,寧願繼續宅居食外賣的新常態;也有人以「乾淨」的舊電話,連接hotspot應對。且不談論「安心出行陰謀論」是否成立,市民對政府的不信任度早已超越警戒線,那是疫情以外急須解決的問題,就怕有人不在意,一心只想討好老闆。

  老闆要你忠誠勇毅,還要發誓。好吧,你我既生嫌隙,那就「一別兩寬,各生歡喜」,你正值用人之際,豈不自討苦吃?老闆始終不明,劉備明知諸葛亮有個胞兄在東吳孫權麾下做公務員,也沒有要求孔明宣誓效忠,人家卻自願的「鞠躬盡瘁,死而後已」,到底是甚麼道理。

  初七啟市當日,剛好遇上春天第二個節氣,雨水的初候是「獺祭魚」,水獺取魚以祭天。誰是獺?誰是魚?天又是誰呢?

davetam13@hotmail.com

譚紀豪
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