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名指—— 第一代「怪獸子女」

  上周在本欄提起「怪獸家長」,這詞彙源自日本,但在香港引起的迴響好像更大。這些父母上世紀九十年代激增,第一代「怪獸子女」如今應已投身社會了。我很好奇,他們都在過甚麼樣的人生呢?我在網上隨意搜尋,卻沒找到這方面的研究調查,也就作罷。

  翌日我路過九龍城,看到地產代理在當眼處貼上「大量41及34校網放盤」的告示。我想,第一代怪獸子女會為自己的孩子張羅這些嗎?還是拒絕把下一代複製成「怪獸孫子」?

 也可能他們根本不用考慮,因為這些被悉心栽培送進名校的怪獸子女,長大後連校網樓都買/租不起。過去三十年房子一直在升值,高學歷卻不斷在貶值,因為受良好教育的人每年遞增,校網樓的數量卻沒大幅增加過。

  父母半生積蓄買了校網樓,為孩子爭取優質教育,結果他們的高學歷卻換不回一間校網樓。聽起來有點荒謬,但千萬別搞錯荒謬的點,重點是居然有人天真地相信這個等價交換的公式。

  如果教養孩子有公式,學鋼琴學游泳學奥數學外語,就能讓孩子成為人生贏家,那每個家庭照辦煮碗就好了。怪獸家長永遠不明白,把孩子的時間表填滿,其實只是在充塞自己的不安。孩子只管學習,連思考的時間都沒有,又怎可能在同學歷的人之中脫穎而出呢?

  真正的人生贏家,從不在乎起步之初走快兩步,而是懂得在適當時候加速,在十字路口選對方向。而這些,都不在興趣班的章程之中。

譚紀豪
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