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名指——學習睡眠

  下星期是春分節氣,每年這一周亦是世界睡眠日,今年定在十九號,標語是「Regular Sleep, Healthy Future」。這口號好像很無聊,全世界都知道的事就不必囉嗦了吧?偏偏我們就是明知故犯,要讓人教育我們怎麼睡覺。

  睡覺還用學嗎?你可能沒發現,現在人類普遍的睡眠習慣,其實是學回來的。

  想想你家的小貓小狗和其他寵物,牠們的起居習慣和你就很不相同。人類晚上睡一大覺然後白天行動,是培養出來的,大概是為了獵食的需要。

  這種大部份人奉行的方式叫單相睡眠(monophasic sleep),而雙相睡眠(biphasic sleep)則每日兩次,通常是在晚上的大覺之外再在日間小寐片刻,在某些地方亦頗流行。還有一種方式叫多相睡眠(polyphasic sleep),這是多數動物的作息方法,也就是每日睡幾次,不分晝夜,時長不一。

  這種很可能是我們祖先睡眠的方式,如今卻被認為「超人類」。有一種超人睡眠法(uberman sleep cycle),每日小睡六至八次,每次十五至二十分鐘,即每日只睡兩個小時。別以為不可行,文藝復興藝術家/科學家達文西奉行此法,活到六十七歲,而且持續保持創作力。交流電發明家Nikola Tesla據說亦以多相睡眠作息。

  不過,沒有證據顯示這種睡眠習慣,與他們的才能有直接關係。也有其他天才如愛因斯坦,每晚睡十個小時也不夠還偶爾午睡。

  就算你有枕邊人,睡覺還是件個人的事。你看着辦,健康就好。

譚紀豪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