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名指——只是當時已惘然

  我記憶力不太好,為此曾學習記憶法,聯想法位置法等等都學過,可是資質魯鈍,該記得的還是記不住。

  記數字記事情還好,最難記是人,一個場合認識十個人,回到家忘了九個,名字和人面永遠配不上對。

  這幾日一直想記起一個人,已經三分一世紀沒聯絡,最近收到她病故的消息,喚醒我少年時代的回憶。

  從相冊中翻出幾張有她的老照片,都是十幾人的團體照,影像模糊但還是我印象中的樣子。遺憾當年拍照沒今天方便,我和她竟沒有單獨合影過。

  聽說聽覺記憶比視覺記憶強,而且能長時間記住,於是我在記憶裏搜索她的聲音,好像聽到了,但又不太確定,畢竟記憶很會騙人。甚至有專家說,愈重要的回憶愈容易偏差。

  我看過一本書叫《記憶錯覺》,裏面列舉出各種大腦篡改記憶,或被植入記憶的可能性,而當中最關鍵的,是「原始檔案」。重要的人和事,更容易夾雜着當事人的主觀情緒寫入記憶,隨着年月,好事愈發美好,壞事變得更糟。

  可幸我與這位故人的回憶都是美事,天空海闊,雪月風花。應該也有過些不愉快的經歷,可是我真的記不起,也算是種福氣。

  失聯這三十年裏,我偶爾會打聽她的消息,卻總是找不到人,於是記憶中她永遠停留在最好的年紀,也可能是她最喜歡的自己——愛朋友愛生活,用溫柔對抗世界,相信人間的真善美。

  感謝記憶留下她的美好,只是當時已惘然⋯⋯

譚紀豪
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