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22年5月20日 星期五
  • 25º
  • 81%
  • facebook
  • Weibo
  • RSS

無名指——悼石老闆

  得悉資深電影人石天的死訊,是消息傳出的第二日。我奇怪相關報道為何那麼少,以為媒體對他已不感興趣,後來才知道記者花了些時間證實消息,未能及時跟進報道。

  其實石天退隱三十年,知道他的人很少亦不足為奇,但我卻不敢忘記。他是我第一份工作的老闆,帶我入新藝城,教我關於電影的所有事情。我一直心存感激,卻未曾好好道謝,他不在了,我只能抱憾。

  我進新藝城的時候,公司已經歷幾個高峰,仍在業界領軍。石老闆居安思危,想注入新血,我被一位舞台劇壇前輩推薦,糊裏糊塗入了電影行。

  入行的第一個崗位,是「度橋」。我沒有自己的桌椅,多數時間都待在閣樓一個沒有窗戶的房間,也就是傳說中的「奮鬥房」。

  新藝城的前身是奮鬥公司,第一代奮鬥房在麥嘉家裏。新藝城成立後,奮鬥房順理成章移到公司所在的始創行,曾志偉和徐克等「七怪」都在那裏開會。我工作的地方,據說是第三代奮鬥房,七怪已很少現身,除了石老闆。

  老闆事忙,不過一有時間就來了解進度。他話不多,卻往往一語中的。度橋外他還會帶我們看午夜場,混剪片房,和發行公司金公主開會。有段時間他去了美國拍《英雄本色II》,感覺像沒了靠山似的。

  我記得石老闆出發去美國前來奮鬥房,他見我對《英雄本色II》的劇本感興趣,說在電影上畫後複印一份送給我。結果上映時我已去了外國讀書,主修電影。畢業後新藝城已結業,我也沒有再做電影了。

譚紀豪
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