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22年1月20日 星期四
  • 18º
  • 72%
  • facebook
  • Weibo
  • RSS

無名指|時間錯覺

疫症爆發這兩年來,身邊不少人因出入境而要在酒店隔離,也有朋友被動地入住過政府的強制檢疫中心。我很好奇他們如何打發時間,答案當然因人而異,但我卻總結出一個規律:興趣廣泛的人最容易悶,心思簡單的人反而能輕鬆完成。隔離的關鍵不在於做甚麼來打發時間,而是以甚麼態度來面對時間。

時間感知是個有趣的題目,三十年多前曾有科學家做過實驗,把一位女設計師送到地底一個密室裏生活。在不到二百呎的房間內,飲食照顧周到,設備也很充足,唯一不能提供的,是能讓她知道時間的工具。

在沒有時鐘的地下室內,設計師生活很正常,閒來看看書做做運動,沒甚麼異樣。慢慢她對時間的感知逐漸喪失,「日」的概念變長了,每日活動二十多個小時,然後睡十小時。她的身體狀況變得愈來愈差,體重下跌,免疫力降低,月經嚴重失調,最後科學家不得不終止實驗。設計師在不見天日的地底度過了一百三十天,她「重返人間」時還以為只過了五、六十日。

時間感知是一種錯覺嗎?有科學家發現年齡愈大愈會覺得時間變快,長者在估算時間時都有這個傾向,背後當然有科學理論支持。可是,疫情持續兩年,很多人不論年齡都和我一樣,覺得時間很慢,此事沒完沒了。時間或許不是錯覺,而是心態。就算以科學方法解釋,也只是說明人們在不同心態下如何感知時間。以前總覺得達摩祖師面壁九年不可能,但若有他的修為,九年說不定彈指便過。
譚紀豪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