紅人熱事——本地野生動物冊 吱喳燕 好運來

        近日本地熱門新聞不離珍禽異獸,不過,話題性質不是令人太高興,今天我們換個開心話題,談香港常見野生動物。

在我經常遠足露營的青春日子裏,與香港野生動物第一次近距離見面是在西貢橋嘴島的某個晚上,我與營友從士多托來一大箱汽水、罐頭,才放下來,赫然看見營帳門口多了一位「客人」,是一條灰色的蛇,蜷起身體昂高頭,好像等我們回來打招呼似的。同行幾個人沒有一位懂「蛇語」,也不通蛇性,沒法判斷這位「朋友」是否友善,還是愛搞惡作劇的無毒蛇。於是未數一、二、三,大家同時向士多方向撤回,並央求士多老闆租一枱通宵麻將,好讓大家能在「安全」之地,打發漫長的一夜。

  香港有幾多種蛇,我就無從稽考,也沒有興趣想知,《尋牠──香港野外動物手札》的《附錄八》指出,香港有十四種原生陸棲毒蛇,其中八種具有可致命毒素,作者葉曉文有如懸紅汪洋大盜似的,把八大致命毒蛇的面貌畫了出來,大家去郊外旅行時,最緊要帶眼識蛇!你問我有沒有面熟的?看來看去都沒有,當年見到那條灰蛇不屬其中之一。

作者寫繪皆優

  葉曉文是香港著名自然書寫作家,過去幾年間,出版過兩本《尋花》原生植物手札系列,今次不去「尋花」而去「尋牠」,把她過去在香港山林間遇到的野生動物一一繪畫下來,記錄其動態和習性,再找資料、寫感受,炮製成可讀性很高的故事。順帶一提,作者是真文青,曾獲青年文學獎小說公開組冠軍,本身除了是畫家外,也是一位作家。

  本書文字清新又輕鬆,不過,每個故事都有中外典籍考據,其中引人入勝的是講「守宮砂」的故事,我讀中國古典小說看得多,只知這是一種驗明女子貞操的「古方」,不知其殘忍。原來古人用硃砂餵養這種在香港常見的壁虎,當餵滿七斤硃砂後,中國壁虎通身變成赤色,即時將之當藥般搗碎,把血點在女子手腳,據聞此硃砂將終身不滅,惟房事之後,紅點會消褪,這便可辨別出女子是否貞潔。

不見燕蹤即「冇運行」

  全書最可愛的野生「朋友」就是第一章出現的「赤腹松鼠」,原來這是外來的物種,現在不時行過樹林,都會見到這「朋友」。作者用畫筆捕捉了松鼠挺着小肚腩、兩手捧起果實、用一雙哨牙啃食的最萌神情,令你有如進入童話世界。

  香港野生動物中最「老友記」是哪位?如果要看過本書的讀者投票,不用說,一定是「家燕」,對了,牠跟「家燕媽媽」是同一名字,於是賺盡了人氣。話說這位原生於本地的野生「朋友」,其實是好多香港人的舊街坊。那些年,我還是小孩子時,每區的唐樓騎樓上角都會有一窩燕子,牠們是候鳥,回來的時候令周圍很熱鬧,「家燕」吱吱喳喳的本能,令牠們天生識得搞氣氛,老人家說燕子愈熱鬧愈代表這屋子有旺氣,如果燕子再沒飛回來,又或者歸來的燕子有氣無力不再吱吱叫,代表這裏「無運行」!因此,我和我一家都喜歡家燕,當然還有伴着香港幾代人成長的「家燕媽媽」。

香港獼猴不好惹

  香港有一群國際知名的野生動物「朋友」,二、三十年前,我叔叔專程駕車去探牠們,這就是城門水塘的馬騮。這一帶不時見到馬騮媽媽帶着孩子飛身過馬路,那些年的馬騮算是含蓄,起碼數量沒有這麼多,而且沒有多少隻馬騮敢向路人討食,你走前一點,馬騮便一哄而散,最多是黃昏差不多來了,才走出來撿遊人留下可以吃的東西。

  據作者考據,香港的馬騮是獼猴,不過,經過百年的環境改變,又有外來品種獼猴加入,原生獼猴已經絕迹,目前活躍金山、獅子山、城門水塘一帶的獼猴是雜交種。也許香港馬騮的品種不純,有了外來血液,加上從四方遠道而來的遊人,多年太過愛護和放縱牠們,不時主動向牠們餵食,令這種馬騮變得膽大生毛,作者說︰「香港的獼猴不好惹,牠們連高大的外國人也不怕,一跑一躍,就擒到別人的背包上。」這班馬騮何止搶劫遊人(作者做過受害者),還曉得聯群結黨「蝦蝦霸霸」,猶如一隊小惡霸。我很久沒去過馬騮山,不說不知,香港馬騮已經如此「無大無細」,但搞到今時今日,究竟你又怪得誰?

文:王文宇

圖:摘自《尋牠──香港野外動物手札》、星島圖片庫
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