藥問101——你知道可以選擇預設醫療指示嗎?

  三個月前,政府展開預設醫療指示(advance directive, AD)立例諮詢,期間病人組織亦有與政府就立法內容開會;轉眼間時間過去,諮詢期將於十二月十六日結束,意味着這個條例或會正式通過。

  不過,有多少市民知道甚麼是預設醫療指示呢?這是指患者預早決定於垂危時,拒絕做指定的治療,並以書面陳述。每個人都希望有尊嚴地面對死亡,然而有幾多香港人知道自己的選擇權如何?雖然條例討論設三個月時間讓公眾諮詢,但社會事件令很多分享會及諮詢延期,甚至取消,是否有充足時間向有關團體及人士解釋細節?另外,相關條例的官方宣傳力度亦相當不足,筆者敢說,大多數市民都不知道甚麼是「預設醫療指示」。即使知道,但可能連怎樣設定醫療指示也不懂,亦難以跟家人協商。事實上,要將預設醫療指示立法,本是難事,所以拖延經年。當中涉及醫療、法律、倫理,特別在中國社會,忌諱生死,更難讓社會上下公開討論。

  預設指示並非簽個名如此簡單,首先患者須神志清醒,並且有兩位見證人在場,包括一位醫生及另一位非遺產受益的人士。然而事後有可能引發其他家人爭拗,所以事前協調是十分重要的。另外,儘管患者於健康尚可時,已簽署醫療指示,但在病危時想修改內容,那麼又要如何處理,是否仍需兩位見證人呢?此時可須衡量患者的精神狀況?

  及至來到關鍵時刻,要取出文件正本予醫護人員,又是一大難題。患者總不會隨身帶着文件,如果急救時已陷入昏迷,如何告知他人正本在哪?單身或獨居者亦很難有人代其取得正本。有人建議將指示存於醫健通,但內容始終要入院才能查閱,所以筆者認為相當難處理。還有一點是,即使能及時出示文件,但如果現場的是救護員,他們根據守則,必須拯救所有危殆者,這一紙證是能否讓他們停止施行心肺復甦術,值得商榷。

  這個題目,仍有很多討論空間,要解決的難關絕不少。但現時既已行出第一步,筆者希望政府可加強公民教育,讓大眾認同立法的必要及其執行方法,才能讓市民從中受惠。

文︰香港病人組織聯盟主席袁少林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