藥問101——自願醫保

  周六便是農曆新年,筆者誠祝讀者身體健康,遠離病魔。要達到此目標,最好方式就是預防;但不幸患病時,當然希望病向淺中醫,或是能夠獲得適切治療。但如今公營醫療系統的負擔之重,是眾所周知的,專科輪候時間動輒以年計,導致很多病人愈等病情愈重。

  去年推出的自願醫保,政府聲稱便是為分擔公營醫療而來。在上周一,友邦區域首席執行官表示,本地購買醫療保險的市民僅25%,代表大多數香港人仍要依賴公共醫療系統,致使服務輪候時間延長;故此,自願醫保計劃可讓更多市民享用私人醫療,從而減輕公營醫療負擔云云。

  那麼,已推行八個月的自願醫保計劃,市場反應如何呢?當初政府預計頭兩年投保人數可達一百萬人,但現時只有逾三十萬保單,可見即使有政府支持,但投保數字仍是偏低。只能說,市民並不是任宰的羊,特別是長期病患者,眼見計劃於推出前抽起「高風險池」和「必定承保」,對我們而言是毫無吸引力的,相反則對保險公司最有利。

  香港人口老化,有長期疾病的人士必然一直增多,既然自願醫保將這些人士排除在外,究竟主要目標人群是誰?客觀事實是,有能力購買保險的市民,早就買了其他套餐,畢竟自願醫保的內容並未能迎合他們的需要;至於負擔不起私人保險的低下階層,亦已夠資格接受社會福利,毋須選擇自願醫保。若然一項政策可惠及的市民是那麼少,是否代表制訂時未有顧及大局需要?

  保險是生意,要賺取利潤無可厚非,但若然要與公營政策掛鈎,便牽涉利益衝突。私營醫療有其重要性,但不代表可取代公營醫療的重任;其實由高永文年代開始,病人組織的立場已是不支持自願醫保,我們認為公帑應用得其所,為何不用作增值醫療服務,例如興建新醫院、添置新設施及培訓醫生,切實地改善本地醫療,才是惠民之策。

香港病人組織聯盟主席袁少林

香港病人組織聯盟藥物安全專題系列
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