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叔公啟事錄——新興市場危機

  現時美國疫苗接種率已逾三成,市場憧憬美國經濟復甦,推動美元走強並推高債息,同時投資者押注聯儲局將在未來幾年加息,是導致新興市場受到衝擊主因。數據顯示,三月新興市場股票和債券投資組合的外資淨流入為101億美元,放緩至近一年來最低水平,與去年11月資金流入創1074億美元情況比較,可謂天堂與地獄。值得注意的是,三月流入中國以外市場資金僅佔一成,反映外資看淡大部份新興市場前景。

  上月土耳其曾出現股債匯三殺,金融市場一度崩塌,大家不妨以土耳其情況借鑑。現時部份新興市場處境與土耳其類似,於疫情衝擊下需要面對通脹升溫、匯率貶值及經濟衰退三大難題,土耳其最新通貨膨脹率升至16.19%,創六個月新高,央行只能加息壓制通脹,上月將基準利率上調至19%,以吸引外資及維持匯率水平。

  然而高息雖可吸引熱錢流入,但變相推高民間貸款成本,導致投資做生意成本大增,有損實體經濟發展,令原本已受疫情重創的經濟,未有得到喘息機會,因此才會出現土耳其政府兩年內先後開除三名央行行長局面,未來新興市場這種兩難情況,將隨著美國經濟增長前景愈見光明而加劇。

  除了土耳其,巴西及俄羅斯央行亦於上月分別上調基準利率至2.75厘及4.5厘,於全球央行「放水」救經濟時,新興市場不得不「先發制人」,搶在美國加息前吸引外資。市場更認為,印度、阿根廷、馬來西亞、泰國、韓國等新興國家的加息預期正在增強,今年至明年上半年至少加息一次,未來投資中國以外新興市場,或須更為謹慎。

靄華押業主席

陳啟豪
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