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叔公啟事錄——全球最低稅率利弊

  全球最低稅率議題由來已久,月初二十國集團(G20)會議承諾將於今年中達成「全球性和基於共識的解決方案」,令事情終見明朗化,香港一向以低稅見稱,亦是時候認真思量實行有關稅率所帶來的挑戰。

  定立全球最低稅率目的是避免現時企業利用各國稅率差異,引發大量稅收轉移及避稅問題,加強政府稅收基礎。根據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(OECD)的倡議藍圖,跨國企業集團(即在兩個以上租稅管轄區有營運者)的財務年度收入,如高於7.億歐羅,便須補繳全球最低稅負。以現時OECD倡議的全球最低稅率12.5%為例,如跨國企業子公司於其所在地實質所得稅率低於規定的12.5%,則母公司須補繳差額。

  過往各國普遍以降低稅率吸引外資,形成破壞性「逐底競爭」。1980年全球平均企業稅率約40%,到2020年已降至約23%,自疫情以來各國紛紛推出刺激措施,政府開支大增庫房「縮水」,如何開源成為當務之急,增加稅收將是手段之一。近期美國提倡增加富人稅及企業稅,本港亦於年初《財政預算案》時,提及將研究上調稅率、開徵新稅項、擴闊稅基等來增加收入來源。

  但全球最低稅率要達成共識有一定的難度,以美國倡議的21%為例,就與OECD倡議有很大落差。由於每個國家都希望爭取對自己最有利條款,定得太低對於原來徵收較高稅項的國家無利可圖,定得太高又會令低稅國家一下子喪失優勢,正是俗語有云的「順得哥情失嫂意」。

靄華押業主席

陳啟豪
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