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睇No.1
  • 29º
  • 86%
  • 2022年8月16日 星期二

二叔公啟事錄——難容第三個外賣平台

  疫情期間不少港人減少外出用餐因而漸漸養成「嗌外賣」的習慣,讓一眾外賣平台加速成長,然而,隨着Uber Eats宣佈年底退出香港市場,外賣平台三分天下的局面不再,是否意味本港市場難以容納第三個線上訂餐App﹖
  Uber Eats是Uber推出的第一個延伸產品,2016年正式進駐香港,相較foodpanda及Deliveroo分別於2014年及2015開始打入本地市場,其起步點稍晚。雖然三大平台前後腳起步,市場佔比卻天壤之別,根據數據平台measurable ai的統計,foodpanda及Deliveroo在香港外賣市場的市佔率分別為51%及44%,而Uber Eats則只佔5%,與前兩者相差甚遠。
  事實上,若果論企業背景,三間公司實力不遑多讓,但相對foodpanda及Deliveroo,Uber並非以線上訂餐服務起家,而是「Call車」平台,透過App連接兼職司機、閒置車輛及Uber用戶,營運方式與線上訂餐有異曲同工之妙。
  不過,本地線上外賣市場規模有限,過去兩年,由於疫情關係外賣平台有如雨後春筍,但隨着疫情逐步緩和,市民恢復外出用餐,香港外賣行業競爭愈來愈激烈。現時除了部分連鎖餐廳擁有自己外賣團隊,部分地區甚至出現社區外賣平台,收費相宜,大型外賣平台需要投入更多資金聘請名星賣廣告,以及定期提供優惠,導致營運成本大增,加上香港人工成本高昂,較早前就出現外送員不滿調整接單報酬的罷工行動,外賣平台必須提高生意額才能達到盈利,經營線上訂餐生意並不容易。
靄華押業主席
陳啟豪








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