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屬專欄:
其他專欄
專欄名稱:
法理之間
作者:
羅潔儀

反送中示威活動未有減退跡象,而前幾天警方更首次承認有警員「喬裝」成「不同人物」,以協助速龍小隊拘捕示威者(圖)。警方雖然聲稱「喬裝」警員絕不會作出任何違法的行為,但不少示威者卻指控「喬裝」警察煽動在場示威者作出激烈行為,甚至帶頭作出暴力行為如投擲汽油彈和扔磚頭等,以嫁禍給示威者及將示威升級為暴動。面對種種指控,警方連日不斷召開記者招待會去...

詳細

近日印度立法禁止任何穆斯林根據習俗,以向妻子說出三次「離婚」為理由正式離婚,違者一經定罪,最高可以被判監禁三年。香港雖然有不少穆斯林教徙,但這「三聲離婚」的習俗無疑從來不適用於香港。此報道亦讓我想起,香港的法律其實可看到不少傳統婚姻習俗的身影,特別是有關遺產繼承的法律。現今要在香港結婚,固然是要「簽紙」並註冊才是合法婚姻,而在外國締結的合...

詳細

筆者的辦公室在警察總部附近,對於至二○一四年雨傘運動以來不時從警總傳來的口號叫喊聲,筆者與同事們早已習以為常。然而,香港社會自六月初「反送中」遊行以來,至今紛仍擾不斷,警總外更是「門庭若市」,每天均有「反送中」與「撐警」人士前來示威或表達「愛意」。示威抗議之外,各區多處亦上演「連儂牆保衞戰」,不少更是初則口角,繼而動武。有朋友於是向筆者查...

詳細

法律是一套社會的遊戲規則,通過刑罰去規範超出社會道德價值的行為,又透過民事法庭去裁定誰對誰錯。港人迷信法律,總認為法律能為所有問題提供答案,但法律不可能對每種人類行為都立下詳細定義和規則。每當筆者遇到「老人送往醫院途中去世物業是否兇宅」和「示威者衝進警署會否變成革命」等超出法律範圍的問題都會變得啞口無言,只能弱弱地回答一句:「法律是沒用的...

詳細

所謂「答辯」,是在刑事案件審訊程序中,當控方完成調查以及索取律政司意見後,法庭便會向被告宣讀控罪,要求被告人回答是否認罪。如被告人不認罪,法庭會作出相關的審訊指示。如果被告人認罪,法庭便會宣讀案情撮要,並在被告人同意案情後宣判將被告人定罪,繼而進行求情。一個有效的認罪答辯必須清晰明確,絕不可以含糊、有所保留或有附帶條件。例如答辯人在答辯時...

詳細

筆者很少留意娛樂新聞,不過最近一宗女藝人懷疑與一有婦之夫拍拖,其友人為女藝人澄清男方早已與其妻子於2017年分居,因此男方其實已是「單身」。筆者聽畢不免職業病發作,要談談離婚的程序。在香港,法庭唯一接納雙方離婚理由為「婚姻已破裂至無可挽救之地步」,而呈請人亦必須向法庭證明有以下其中一項情況,即:(一)雙方已分居一年而對方同意離婚;(二)雙...

詳細

香港高樓大廈林立,各類道路基建支撐着香港蓬勃的經濟。前線工人在背後默默地見證着繁華都市的發展,他們學歷不高,但靠勞力換取收入養活一家,賺的名副其實的「辛苦錢」。然而,工人一旦發生意外,一家的生計便頓時陷入困境。而陳錦康先生,正正是為這些無助的工人爭取合法權益和保障的鬥士。陳錦康為工業傷亡權益會的總幹事,他於上周日因中風去世,享年六十歲。陳...

詳細

早前終審法院作出判決,為「不誠實取用電腦」罪的犯罪元素作出詮釋,即假若被告人使用自己的手機或電腦犯案,便不符合「取用」此犯罪行為,因此律政司亦不能再以此罪控告偷拍疑犯。現時律政司仍可以遊蕩罪、在公眾地方行為不檢罪,和作出有違公德的行為罪等控告偷拍者。偷拍女性裙底的行為固然可恥,但筆者一直認為應針對偷拍行為立法,而並非濫用現有控罪。筆者在本...

詳細

近日一宗搶劫案中,法官在「案中案」(voir dire)程序中裁定警員的證供出問題,兩名被告人因而無罪釋放。究竟甚麼是「案中案」呢?是否案件另有內情呢? 事實上,「案中案」是刑事證據法中處理某項證據,特別是被告人的認罪或招供是否可以作為呈堂證供(admissibility)的重要程序。雖然說被告人給予的口供或是作出的招認不一定等於事實(例...

詳細

上周三,一名小學女教師懷疑受校長壓逼,投訴無門而在校園內墮樓身亡。現時真相未明,但市民無不感到既憤怒又惋惜難過。事後,有不少人向我查詢,假若老師因校內管理和人事問題,或因工作量過多而患上抑鬱症,是否可以索償呢?首先,在侵權法當中,僱主對員工須負上「謹慎責任」,而此責任包括要提供安全的工作環境及系統。老師是學校的員工,如學校違反此「謹慎責任...

詳細

韋健生教授(Professor Michael Wilkinson)在本月二十日與世長辭,享年七十四歲,法律界又痛失一位巨人。行外人也是會對韋健生教授的名字感到陌生,但他在香港法律教育界卻是泰斗級人馬。據去年律師會一篇訪問,本港六至七成的律師,甚至終審法院前首席法官李國能均曾是他的學生。韋健生教授的學術地位固然毋庸質疑,但最令人欣賞的卻是...

詳細

熱門:葉Sir食經 Executive日記 巴士的點評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