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屬專欄:
其他專欄
專欄名稱:
灼見祥談
作者:
張灼祥

從永助聖母堂往下望,天氣是那麼的好,陽光燦爛,大澳顯得份外亮麗。二○○三年永助學校,因收生不足而結束,永助聖母堂亦一度空置。二○一二年復修重開,永助聖母堂又可以舉行彌撒了。大澳文化,文物豐富。小食如茶果、大墨魚,吃一件不夠喉的。不過,還得吃其小吃——炭燒海鮮,小吃多滋味,適可而止最好。吃過地方道小吃,找個咖啡店,坐下來,來杯咖啡或奶茶更像...

詳細

這個下午,坐在挍園一角,打開剛在書店買的《被埋葬的記憶》(The Buried Giant)來看。那是石黑一雄(kazuo Ishiguro)的著作。時間是下午三時八分,把眼前所見拍下來,看手機,來到三時九分了。一分鐘前,把寂靜校園拍下來。夏天已經到來,上網課的日子快要過去,還有一個星期,放假了。希望來到九月,不用網課。課室上課,偶爾有喧...

詳細

雖然蘇格蘭疫情已經沒半年前那麼嚴重,朋友還是決定返回去,繼續他的研究。他說:「上一趟與你一起打高球的球場,該對外開放了。有空時,自會去揮桿,打十八洞。我先在家自行隔離十四天,再出去走走。打球之餘,亦會到蘇格蘭高地,看紅鹿去。說到鹿,我們上一次在當地餐廳吃的鹿肉,是野鹿,還是牧養的呢?」當然不知道。下次吃鹿肉,會問個清楚。復活節過後,友人傳...

詳細

我們隨著「導賞團長」上了梯級盡頭,這原是戲院超等座位的貴賓室,電影放映前,購了超等戲票的觀眾,可在此等候入場。那些年的光輝歲月,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事了。推門而進,大家忍不住呼叫起來。眼前所見,是一個偌大的桌球室,燈光照亮。擺放在球枱上的球桿,擦得乾淨,木桿仍見光澤。有團員說:「要是這一刻,來一場友誼賽,請幾位高手來比試高低,該會是很精采,...

詳細

走近窗台,望下去,是條內街,沒甚麼好看。天上太陽高空掛,不過,也不用太高興,下午雨雲到來,就會下雨的了。蘇格蘭天氣變化莫測,忽晴忽雨是常規。此刻陽光是那麼和暖,靠着窗,曬太陽。喝口英式玫瑰茶,吃件青瓜芝士三明治,很不錯的早餐。更不錯的,這裏有的是閒情。朋友不明白:蘇格蘭有甚麼好,你又沒有私家車,可以去那裏呢?就是因為沒有車,要到外面,只能...

詳細

這個下午,在園內散步,先路過雙魚河,用「春風又綠江南岸」來形容郊外風光,亦算恰當。相信不用多久,就可以出外旅遊了。友人傳來短訊:「園內的積雪,早已溶掉,小野狐到來覓食,不會再留下足印了。」友人住宅的英式花園,有點雜亂無序,看似沒有打理、其實是不着意經營出來的園藝。「下午三時,不用等到四時,我們就在園內閒着,享用下午茶。要是你可以到來,吃過...

詳細

長居蘇格蘭Glasgow的友人傳來他的新春賀圖:栽種在小盆的黃水仙。友人說:「在城市lockdown中生活、超市見到有盆水仙取價公道。花幾鎊就有一盆年花,放在客廳應節。」我們在香港過年,家裏也會放上一盆水仙,不過,那是白色水仙,不會是黃色的水仙。在加拿大Victoria的Butchart Garden,來到春天,園中百花盛開。在山坡一角,...

詳細

到石硤尾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,觀賞一眾建築師/藝術工作者為「居住的幅度」(The Dimensions of living)設計出來的「裝置藝術」。一如場刊序言所講:展示十三個「房子」,它們既是對世俗問題的藝術闡釋,又同時擴展了我們對生活和居住的想像。在中心空地上,元新建築(Groundwork)按1︰1比例,用紅磚砌成三個房子的面積來,那...

詳細

我們來到池塘邊,太陽早已下山了,不然的話,餘輝照到池中,睡蓮反映出來的光芒,與印象派畫家莫奈(Monet)筆下的睡蓮:WaterLilies,該有幾分相似。莫奈繪畫出來的睡蓮,點放在帆布上,一筆又一筆的色彩,看似重疊,其實是分開,不會混在一起。隔遠來看,自會看到睡蓮的光與影,散發出魅力來。幾個月前到此地一行,這裏還是個剛剛掘出來的泥沼,只...

詳細

這個下午,從IFC望過去(見圖),黃昏快要到來,從大會堂走過來的路人不多,從IFC過去的人同樣寥寥可數。聖誕節已來到城中,到商場走走,還可以感受到一點節日氣氛,在其他地區更不像在過節呢!移居海外多年的友人回港探親。在IFC喝過下午茶,說出他的心聲:「香港人真不簡單,疫情持續了近一年,仍能保持冷靜,不見panic(恐慌)。中環晚上水靜鵝飛。...

詳細

熱門:葉Sir食經 Executive日記 巴士的點評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