灼見祥談——永遠的校園

  二○一九年十月二十六曰、星期六、黃昏過後、走上石級、踏入港大陸佑堂,應邀出席明原堂慶祝五十周年的晚宴。

  很久沒有到陸佑堂參加活動了。上一趟到來,是出席由鄧永鏘主持的文化講座。二○一五年夏天、香港書展、鄧爵士有此能耐、請來作家Alain de Botton、Carol Thatcher、Simon Montefiore,與愛書人面對面、談「作家為甚麼而寫」。

  陸佑堂座無虛設。大家都來聽三位作家談寫作心得、更想看鄧爵士的本事、讓一眾作家在言談間,擦出火花來。四年前的事了。「人面不知何處去,桃花依舊笑春風」。

  這個晚上、陸佑堂也是座無虛設、坐滿不同年代在港大唸書,在明原堂當宿生的舍友。閒話家常,夠談一個晚上了。

  推開禮堂大門,校園一角的水池仍在、灌木仍有神氣。小小庭院,不見誇張。文學院的走廊,仍是那麼典雅,告示板還是老樣子。說一切依舊,五十年不變、但在陸佑堂旁的教室、導師、教授坐過的辦公室,已經換過好幾代人了。

張灼祥
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