灼見祥談——春之頌

  二○一九年十二月二十二日,冬至。好友傳來冬節圖片,有吃湯圓的,吃餃子的。有說「冬大過年」的,有用書法寫出「冬至冬至,幸福必至」。

  每年十二月二十一至二十三日,其中一天,在北半球,為Winter Solstice,那是白晝最短的一天。

  回應友人WhatsApp過來的短訊、圖片,我的回應:「冬至來了/春天/還會遠麼。」是把英國浪漫詩人P.B. Shelly的名句:「If winter comes , can Spring be far behind.」改了一下而成,算是應景吧。

  來到郊野園林之地,在木亭內小坐,望過去,冬天在南方,沒半點肅殺荒涼,原來春天已經提早到來了。

  帶來美國詩人Michael Palmer的《Madman with Broom》,在樹下翻看,其中《這個》詩有這幾句:「這個完美的半月/屬於都市的謊言/騙子和儍瓜正當權/有甚麼稀奇/我們已開始尋找春天的徵兆。」

  春天就要到來,人間會有新的希望麼?我們往後日子,會過得稱心如意麼?



張灼祥


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