灼見祥談——見山、見雲、見海

  午後,下過一點雨,有點寒意,公園更見人稀了。平日中午時份,到公園散步的人本來就不多,遇上疫症來襲,有心情出來走走的人,更少了。

  公園一片翠綠,在園內走動,感到滿心歡喜。望過去,八仙嶺就在眼前,有白雲從天降下來;繞着山脈,像水墨畫,很是好看。山下的觀音像,隔着內海,仍可以得見。吐露港像一個淡水湖,不見浪花呢!

  在海濱長廊漫步跑的人也不多見,讓我想起幾年前,在長廊遇見哲人—外號「小李飛刀」。那些年,在公開場合,與他辯論哲學問題的學者,在邏輯思考、分析問題上,總是遜他一籌,沒法跟他打成平手。那天沒有上前與他打招呼,是不想打擾他。那已經是三年前的事了。

  這個下午,見山,見雲,又見海。不曾想到甚麼哲理課題,不好說見山不是山,不是雲,不是海這樣的話。就像眼前的疫症,眼是看不見,但它是存在的。日子還是要過的。勤洗手,戴口罩,保持心境開朗,生活如常。

張灼祥
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