灼見祥談——球場可以等

  這個下午,散步至球場旁,球友說:「這一刻,我們不是:行到水窮處,坐看雲起時。而是行到球場邊,等下場需時。」都說好了,下一個星期,到來打場友誼賽的。

  疫情持續,為了公眾安全,高球場,一個接一個的,暫停對外開放。

  球友說:「有幾位高球發燒友,早已前往深圳,住在球場酒店,一星期打七天球,打了三個星期;打得倦了,準備回來,自我隔離十四天。」

  球友是某球會會員,一星期在主場打兩場球。其中一次,是請另一位球友(他是另一球會會員)到來:「這是交換計劃,我請他來這球場,他請我去他的球場,一星期可打三場球,很不錯的了。」

  有本地球會會籍,當然不錯。不是本地球會會員的球友,只能到西貢滘西洲公眾場,或是到內地球場(已有幾位球友在那裏打了兩個星期)。

  如今本地球場暫停開放,滘西洲也封場了。不屬任何球會的友人說:「球場仍在呀。球場可以等(休養生息不是更好麼),我們也可以等的呀!」

張灼祥
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