灼見祥談——還是讀書好

  疫情持續,留守家中,消磨一天時光,而不見倦意,只有閱讀。此時此刻,沒有比閱讀更寫意的了。

  早上吃過早餐,行行企企,不如先去做運動。沿着海濱長廊,看海看山,來回漫步一次,用上一個小時。防波堤石堆上可見三五釣魚客,把魚桿伸出去海中,耐心等候,等待魚兒上釣。

  返回住處,來個熱水浴,泡壺茶。在書房一角坐下來,可以看東野圭吾的作品了。

  前天剛看完《戀愛纜車》,作者筆下的一眾在職人士,喜歡一起去滑雪,更愛口不擇言,說人間是非。書中唯一的死亡事件來得突然,女子不甘受辱,從纜車跳落雪山深谷。

  《希望之線》,透過一名刑警偵查命案,找到人間希望來。還是《祈念之樹》夠懸疑,那棵巨大樟樹,樹幹中通,可容納一人走進去祈念。小說的神秘色彩,讓人不得不追看下去。

  用三天時間,看完三本東野圭吾小說,就像看了三套日劇或三部電影。流行小說看完,可以來點嚴肅作品了。

  我的選擇:Alain de Botton《The School of life 》,從普及大眾哲學角度談人生課題。環保少女Greta Thunberg與家人合著《Our House is on Fire》,地球暖化,日益嚴重。我們不能再坐視不理。

張灼祥
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