灼見祥談——聖三一學院的黃昏

  說起來、也不過是三個多月前的事。庚子年年初一(二○二○年一月二十六日)來到愛爾蘭都柏林、吃過午膳、來到大學區、走進聖三一學院(Trinity College Dublin)。想再去參觀The Books of Kells and the Old Library。上一次跟一團人到來、只能走馬看花、打個轉就離去。用拉丁文寫成的聖經新約四福音、還沒有看清楚、就過去舊圖書館、在長廊觀賞那裏的珍藏。

  來得不合時宜、舊圖書館大樓正進行裝修、對外開放、要半年後了。我們在校園隨意走動、書店沒有開門營業、倒是咖啡店坐滿人、有遊客也有學生。我們還是喜歡take away 、買了咖啡、甜餅、坐在校園草地旁的長椅、感受一下大學校園的自由自在氣息。

  黃昏來得早、隨著而來的冷風、讓我們不得不提早離去。倒是坐在另一端的年輕人、對只有攝氏十度的天氣、不覺一回事、從我們進入參觀校園、到我們離去、差不多有個半小時了、他們就一直坐在那裏。

  離開都柏林那一天、在書店買了幾本愛爾作家的作品。二月還沒有到來、在城內藥房已經買不到口罩。藥房工作人員說:「你們亞洲人、早已把口罩買光了。」

張灼祥
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