灼見祥談——早晨.浪茄灣

  疫情持續,年輕人暫時仍得留在香港。她本應在暑假期內,飛到美國,準備一下開課事宜。到了大學區,首要任務,找間近大學的房子、安頓下來,迎接新學年。

  一眾年輕人留港期間,到郊野行山、到沙灘紮營。這個早上,年輕人傳來一張「5:46am.浪茄灣」。

  幾天後,與年輕人茶敍。年輕人說:「西貢浪茄灣真美,我們在沙灘紮營,早上五時起來,在大陽升起來之前,拍下海浪拍打沙灘,也拍下晨光朝霞。不過,我們在吃過帶去的乾糧當早餐後,就拔營離去。早上過後,太陽兇猛,在太陽底下乾曬,我們可受不了。」

  多年前,與同一大學宿舍的好友走過浪茄灣,找到幾節鯨魚骨,帶回去送人。一位收了鯨魚骨的詩人的描述:「骨骼自成一節狀若螺旋槳,並披有蛛網。魚骨活像一只拔掉的大牙或者扁形的鹿角,中間有三角形的穿洞,可以繫以幼繩,掛在牆上。」

  其後,詩人真的把鯨魚骨掛起來,漂亮裝飾品。

  那是上一代人,行經浪茄灣的故事。

  年輕一代,該不會看到鯨魚骨的了。

張灼祥
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