灼見祥談——城門水塘

  在我們來到城門河的主壩,太陽高空懸掛,陽光燦爛。我們有備而來,戴上太陽眼鏡、帽子,不過怕曬呢。剛下過一陣過雲雨,四周散發出來的熱氣,撲面而來。可讓我們猶豫起來,要不要繼續前行,去找那山澗,在那裏洗個臉,喝杯用環保壺裝戴著的菊花茶,然後繼續行程。

  不少晨運客從水塘另一方向走過來,皆面露笑容,都說聲你好你好、早晨早晨。同去的友人說:「喜歡行山,就是因為遇到的行山友,十分友善,三唔識七,都會與我們打招呼。」問友人:「在這裏會捕獲發哥麼?」友人笑着回答:「很難說,可遇不可求。想見發哥,閒日去九龍城街市、小食店,機會大些。」

  看到遠方的山、天空的浮雲,又見眼前水塘(可視之為人工湖),最容易朗誦出來的詩句:「行到水窮處,坐看雲起時。」友人則說:「你看清楚,水塘另一邊的黃土坡,與天上的雲、山坡的樹,倒影成趣,像不像一個聚寶盆。」

  我們到來欣賞湖光山色,各取所需。走得倦了,喝口菊花茶,在溪流取水、洗個臉,繼續往前走。

張灼祥
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