灼見祥談——日落吐露港

  這個黃昏,在露台欣賞吐露港日落,夕陽西下,很是好看。把它拍下來,傳給文友,文友在上水,看到晚霞,也把黃昏彩雲拍攝下來,傳來給我。

  我把李商隱的詩改了兩個字:「夕陽無限好、不怕近黃昏。」「只是」改成「不怕」。文友回了一句:「最美是黃昏」。

  留在香港,我們閒着,一天到晚,沒事做找事做,活動空間卻不多。在家,只能早上看朝霞,黃昏看日落。有事出門,第一件事,戴上口罩。歸來,衣服消毒。朋友之間,只能WhatsApp把所見所聞傳給對方。我看到晨光,朋友也看到(我們都是那麼早就起來做運動)。下午茶好時光,不過是看書、煲韓劇。黃昏時分,戴上口罩,出外散步。

  吐露港看日落,與港九新界、不同地區看日落,該都一樣好看。文友說得好:「我們仍得過日子,該保持樂觀態度,要活得比COVID-19長命啊。」

  Sunrise. Sunset. 一天又一天,要好好活下去,不能氣餒啊!

張灼祥
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