灼見祥談——夏天來了

  園內水池荷花盛放,蟬嗚吵耳。夏天一早就來了,朋友的孩子都說,今年的暑假,不知道甚麼時候,已經放了一半。

  朋友說:「他們就是想暑假過後,可以返回學校,坐在課室內,與同學一起上課。孩子說,校園內,可以嬉戲、爭吵、放小息,大家湧到小食部,搶購三文治、薯片,這樣才叫有學校生活。」

  事與願違,農曆年後,小朋友未能回校上課,復活節假期過後,仍然一樣。可以回去了,不到一個月,疫症變本加厲,學校只得提早放暑假。

  朋友說:「農曆年過後,孩子只能網上學習,困守家中。偶而出外,騎單車、行山、到沙灘曬太陽,他們已經開心不已。今個暑假,他們不能到外地參加summer camp,亦不能到加拿大探望爺爺嫲嫲,他們卻沒有抱怨,還懂得說,只要大家身體健康,總有機會見面的。」

  往年夏天,暑假仍未到來,每到周末周日,總可看到小朋友聯群結隊,在小徑上騎單車、在園內追逐,喧嘩聲、笑聲,蓋過蟬嗚之聲。

  今天的樹木,長得比去年茂盛,陽光,比去年燦爛(是錯覺?)。就是這個夏天,在園內,看不見呼嘯而過的小朋友了(不是錯覺?)。

張灼祥
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