灼見祥談——百年咖啡店

  在里斯本Rua Garrett,我們找到了歐洲最古老的書店之一:Bertrand Livreiros。進去一看,可惜書店內的著作以葡文為主,得個睇字。

  書店一角擺放的英語小說,聊備一格,沒啥看頭。有葡萄牙作家、諾貝爾文學獎得主JoseSaramago《Blindness》的英譯本。已經擁有一本,不好因為封面設計不同就買來留念。

  這是第一趟入書店空手而回。同一條街,既有最近三百年歷史的Bertrand Livreiros書店,也有過百年歷史的咖啡店:Cafe A Brasileira。走得倦了,還是進去休息一下,喝杯咖啡最實際。

  下午茶好時光,店內都擁滿當地人,有喝啤酒吃炸鹹酥餅甜葡撻的,自然也有喝巴西咖啡的。店內一片喧鬧,大家談起話來,都顯得興高采烈。其他國家有歷史、有名氣的的咖啡店,到來品嚐咖啡、吃茶點的人,大多保持安靜,細聲講細聲笑,哪敢像這裏,如身在酒吧,可以大聲講大聲笑的。

  「巴西人咖啡館」有此好處,一點都不做作,大家到來就是要享受快樂時光,不用扮斯文人。我們先喝了杯咖啡,吃了一件鹹點salgados、口渴得飲葡萄牙啤酒了,我們像其他人一樣談起話來也是大大聲的。

張灼祥
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