灼見祥談——去年今日

  在巴黎定居的友人說:「你們今年沒法過來,希望在明年。明年該可以與你們在街角咖啡店喝咖啡,看街上流動風景,我們看路過遊客,路過的人也在看我們。大家都不介意,成為巴黎風景一部份。」

  說得好,見面有時。去年見過面,約好今年再在La Rotonde喝咖啡的。我們都知道這咖啡店,曾經是知識份子,文化人聚腳點之一。說起來,上世紀五六十年代,巴黎街頭咖啡店Cafe de Flore不也是文化人愛到之處。我們卻知道,這些景點,不會再有作家、藝術家、文化人到來喝下午茶的了。友人說:「只有你們過來的時候,我才與你們在這裏見面的。尋常日子,想喝咖啡,到街角小店,一樣可以喝到香濃咖啡。不用到名店。不過,只要不吃甜點,咖啡價錢,都是差不多的。」我們不是巴黎人,好不容易才來一趟,是仍要去莎士比亞書店,找些舊版書來看,到龐比度中心,看看最新畫作,到圓亭咖啡館,喝一杯咖啡的。

張灼祥
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