灼見祥談——自得其樂

  在蘇格蘭愛丁堡,在前往海灘途中,近公園入口之處,可見一青年,坐在自行攜帶的摺椅上,正在吹奏笛子。街頭藝人多愛在鬧市吹奏樂器,是希望路過的人,可以在賣藝者的音樂盒或藝人帽子內,放下一點心意(一鎊或幾個先令)。但這位青年,在郊外路旁,燈柱下,獨奏一曲,恐怕會是知音稀了。誰會停下來,靜心聆聽呢!

  在蘇格蘭定居的友人說:「街頭、道旁人物,這位吹笛者不算特別的了。在我居住一區的步行街,星期一至星期五,不變的街角一景:有一位似是退休學者,每天坐在商場大廈一角地上,朝九晚五,風雨無阻,他是相信開卷有益,正在閱讀小說。他面前放着幾本作品,歡迎取閱,作品前放着他的帽子,認同他閱讀的路人,可以放下零錢,好讓他買杯咖啡,一客三文治。一天下來,他總可以有足夠零錢,吃喝都不成問題了。」

  眼前這位吹笛人,既不像印象派畫家馬奈的《吹笛子的少年》,姿勢那麼工整。也不是童話故事中魔笛手,他沒有一邊吹笛子,一邊走動。而他身後,也沒有一班小朋友跟着他呀!

  他看來從容自在,吹奏一段古典樂章,有沒有聽眾,有沒有人放下零錢,他可不介意。

張灼祥
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