灼見祥談——七千元的空間

  到石硤尾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,觀賞一眾建築師/藝術工作者為「居住的幅度」(The Dimensions of living)設計出來的「裝置藝術」。一如場刊序言所講:展示十三個「房子」,它們既是對世俗問題的藝術闡釋,又同時擴展了我們對生活和居住的想像。

  在中心空地上,元新建築(Groundwork)按1︰1比例,用紅磚砌成三個房子的面積來,那是只有牆身高二呎的apartment。好讓我們看清楚,月租港幣七千元的房子有多大。三個房子,一個在東京,一個在台北,一個在香港屯門。

  用港幣七千多元,可以租得多大的房子呢?東京:$7228,租到260方呎;台北:$7150,租到290方呎;屯門:$7500,只能租得133方呎。

  難怪Groundwork稱這個設計為「唏噓的屋」。「在香港,每月七千也許只能夠租住一個與北美標準套間浴室同樣大小的單位。」

  「然而,公眾逐漸麻木」,大家都說香港居住環境惡劣,卻又不能做甚麼。只好接受這個「可悲的現象」。

張灼祥
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