灼見祥談——牛在吃草

  雖然蘇格蘭疫情已經沒半年前那麼嚴重,朋友還是決定返回去,繼續他的研究。他說:「上一趟與你一起打高球的球場,該對外開放了。有空時,自會去揮桿,打十八洞。我先在家自行隔離十四天,再出去走走。打球之餘,亦會到蘇格蘭高地,看紅鹿去。

  說到鹿,我們上一次在當地餐廳吃的鹿肉,是野鹿,還是牧養的呢?」當然不知道。下次吃鹿肉,會問個清楚。

  復活節過後,友人傳來一張在高球場旁邊拍的照片:「牛在吃草,我在打球。天氣回暖,有陽光的時候,氣溫十一、二度,不下雨的話,在草地上走動,寫意極了。」

  牛在吃草,我們上一趟在球場旁,不也是看到見同一品種的蘇格蘭牛群!牠們低頭吃起草來,都是不慌不忙的。還有,蘇格蘭人打高球,可以帶著小狗一起下場。

  回友人:「下一回,我要看的,不是牛吃草,而是鹿在吃草。」

  「看鹿,要多等一個月了。」友人的回應。

張灼祥
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