灼見祥談——城市的守望者

  窗口望過去,對面屋頂,站滿一隻、兩隻、三隻、四隻……一共是五隻海鷗。都在那裏曬太陽,看起來,神氣十足。海鷗覓食,多是成群出動。這裏離海邊不遠,牠們到市鎮來,找了個高高在上據點,是來看看城市人的生活實況吧!街上路人不多,戴上口罩的人更少。蘇格蘭大城小鎮,疫情沒先前嚴重,酒吧重開,黃昏過後,居民都會到來喝幾杯,觀看球賽。他們就是不愛戴口罩。鎮上超市工作人員,戴口罩;街上行人戴口罩的,多是亞裔人士。

  香港過來,家居自我隔離十天。第二天、第六天,會有專人上門收集樣本。第十一天,可以出外,到公園散步,到露天咖啡店,喝杯意大利特濃咖啡,吃件蘋果批。書店已開始營業,可去找迎接夏天的作品來看了。

  屋頂上的海鷗,可會覺得奇怪,為甚麼到海邊的遊人減少了那麼多,沒有人向牠們拋擲麵包、餅乾碎。這個城市,到底發生了甚麼事?人們的生活,好像與以往很不一樣了。海鷗站在屋頂上,往下望,路人匆匆趕路,可會抬起頭來,看看我們的城市守望者。

張灼祥
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