灼見祥談——貓在嬉戲

  鄰居又帶著狗兒,出外散步去了,小貓就留在家中,牠望着玻璃窗外的街道,獨自在嬉戲,自得其樂。

  都說放狗的人多,放貓的人少。隣居說:「門外的小花園,對貓來說,已經足夠牠去玩一個下午的了。花園有狗屋,卻沒有貓屋。狗要出散步,dog walk 是每天的指定活動,cat walk,是有的,卻不怎樣受貓歡迎。貓喜歡獨來獨往,牠只愛到小花園嬉戲,不愛出外散步。」

  說得有道理,dog's way與cat's way大有不同,不好勉強。

  街角書店,下午時分,走進去看書,買書,總有機會碰見兩隻黑貓,在店內追逐,從地面一層走上閣樓,又飛奔下來,繼續你追我趕。當然,有時牠們會獨據一方,安靜下來,各自修行,不去打擾對方。店員說牠們都是書店常客,來自兩個家庭的成員,午後,不約而同過來,玩至天黑,書店關門,就會自行離去,回家吃晚餐,明天再來玩過,風雨無阻,是書店一道流動風景。

  對面的小貓,知道不用多久,主人放狗回來,就會讓牠到花園,玩追逐遊戲,這一刻,就先去看看路上行人好了。

張灼祥


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