灼見祥談——韓國青瓜

  疫情持續,定居美國南部多年的親友,不約而同在後花園開闢空地,耕種起來。種植的蔬菜,種類繁多:「其實不用待看過電影《Minari》(農情家園),我們才得到靈感,開始種植的。十八個月來,我們都留守家中、工作地點,是home office。工作之餘,有的是空暇,沒有比到後園,鬆土耕作更好的了。」

  疫情來襲前,鄰居也有種植水果的。從草莓到蘋果、藍莓、桃,各有各種。後來大家有了共識,分工合作,你種草莓我種桃,你種葡萄我種石榴,專攻一項,然後來一個水果共享,一年四季,都有新鮮水果可吃了。

  在後園農地種瓜菜,親友也是集中種一兩類,有種番茄、小白菜的;有種莧菜、荷蘭豆的;有種冬瓜、節瓜和苦瓜。有獨沽一味,只種韓國青瓜。

  收割韓國青瓜的日子到了,見面那天,是人約黃昏後。大家赴約前,把後園的蔬果摘下來,作為交換禮物。見面禮,不再是曲奇、朱古力或紅酒白酒了。晚飯,其中一味,是蔬菜大會,飯後果,不是自備,就是赴會者過帶來的,水果新鮮,是樹上熟的呢!

張灼祥


hd